最新消息:315百科网汇集各类防骗资讯供消费者参考,如果你有真实的被骗经历可以向我们投稿,投稿邮箱 315@315bk.com

农民工问题与新农村建设(今日)

消费论坛 315百科 评论编辑:www.315bk.com

  



  最近几年,我们那里一直传着要进行新农村建设,但又一直不见动静,我对新农村的概念一直比较模糊,问了身边的人,他们的回答都不能令我满意。我生在农村,虽这些年离开家乡,漂泊在外,每次回乡的那种亲切感让我知道,乡情是一种割舍不断的情愫,就在每个人的心里,像大海的涛声一直都有,只不过有时弱小,淹没在在外奔波的喧嚣里……想家!想家的时候更想为家做点事,我看了一些关于新农村的资料,结合我在农村生活的一点微薄的经验以及农民工进城后的经历写一点东西。
  农村的问题一直跟土地有关,土地的流转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的时候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停过,而且流转的规模越来越大,问题越来愈多。
  土地承包到户之后,大大的提高了人们种粮的积极性,粮食问题解决以后,生产力得以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加上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改革开放,工业化进程的加快,中国制造的兴起,很多头脑活络的剩余劳动力开始进城打工寻求发展的机会。在外面挣着钱了,种地的意义对于他们而言大大的降低,于是他们的土地开始承包转让,一般是有偿性的承包给亲戚或者熟人,以一亩地200~300斤的粮食产量为对价。土地流转的规模和范围很小。
  到了90年代,上面不合理的税收日益繁重,“三提五统”使得农民种地开始亏本,于是撂荒现象日益严重,政府为了禁止农民撂荒,普遍向撂荒农民征收撂荒费,于是出现了两种形式的土地流转:一种是亏本转包,承包农户把自己的承包地给他人耕种,不仅不收费反而倒贴100~200元/亩;另一种是承包农户为了逃避沉重的负担,将承包土地一撂了之。对于这些撂荒地,政府不得不出面干涉,由村干部出面将其转包给愿意种粮的大户和个人,承包期限一般在十年以上。这种流转在2002年之后,随着农民种地负担逐步降低,撂荒的农民又回村要地了,于是产生出了农村土地纠纷问题。
  土地的流失是跟土地的承包政策也有很大关系,甚至可以说是土地承包政策造成的。上世纪
  80~90年代由于土地承包权经常变动,使得土地的承包权在短期存在不确定性,一般没有人在耕地上建房,可是2000年以后土地承包期限逐渐延长,2005年政府延长农民的土地承包期限为30年,2008年又出台文件规定承包关系长久不变:这就使得许多承包土地靠路的,特别是靠近主要交通干道的村民,为了做生意及交通便利在可耕地上违章建房,由于政府行政不力,上行下效,以至于原来划分的宅基地已基本无人居住,村子的住宅真正做到了“十室九空”,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空心村,靠路而建的住房由于缺乏规划,七零八落且形式各异;再加上乡里为了政绩不切实际的招商引资而大肆征地,没有经济基础的规划,后来反而荒废了大量土地。相对于农民自发性的违章住宅建筑占用土地来说,有关土地的不合理的行政行征地更是造成土地浪费罪魁祸首。
  举例来说:贾岭是一个靠106国道而形成的镇子,南北走向。其中有一届乡政府的领导为了政绩而规划了工业区,环乡路。为此征用了相当一部分农田,由于我们镇的经济发展及人口居住量没有达到与规划指标相匹配的程度,也就是说乡里的规划大大超前了现实经济的发展至少20年的时间,我这么说是因为那些规划现在还在那里成了摆设,环乡路绝大部分恢复耕种,很少一部分种上了树木。这么劳民伤财的做法有什么必要,最后要么成了摆设,要么被恢复了原状。
  再如:2012年我们项城县为了节约土地,出台了“平坟政策”,出发点是好的,如果真做成了也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一件大好事,可是在执行上既没有配套的行为细则,在操作上又强制甚至暴力干涉,每个村强征基本农田2亩用作公墓。公墓我见过,现在还有,很简单就是圈两亩农田,拉一圈院墙完事,且不说规划不合理,里面更是毫无设施可言,就是把原来的分散掩埋变成集中掩埋而已,根本起不到节约土地的效果。这样的措施怎么能成功,今年过完春节,整个项城被平的坟墓无一例外的全部被拢起来了,而且示威似的比原来更高更大,占地更多,结果是平坟非但没有成功,反而每个村有两亩的耕地被圈去了。(光贾岭一个乡镇就有30多个行政村,一个项城县得被圈去了多少的土地啊!)这一报复性的反弹这难道仅仅是老百姓的思想观念跟不上吗?非也!就像很多人说中国的老百姓缺乏法制观念一样,我一直不认同这个说法,中国几千年来都知道“告状”,可是打官司是需要成本的,老百姓负担不起,而非老百姓没有法制观念。据我的调查,就平坟来说老百姓也不是完全反对,有相当一部分还是支持的,关键这个敏感的问题没有被上头足够重视,领导们只想着自己的政绩而没有重视这个千百年来被老百姓看的很重风俗;如此作为,随着社会的进步老百姓慢慢形成的平坟意识没有被引导好,反而被上头的粗暴行政给强奸了。
  这些农村的土地问题靠什么解决呢,当然是经营土地的参与主体—农民,可现在的农民都干什么去了呢?答案相当令政府头疼,相当令城市的中产阶级不安,更加相当令答案本身困惑,同时也是中国现在最敏感的问题之一——都变成了“农民工”。
  农民工不仅仅是一个名词,这个词与一个时代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三个字实际就是一个时代的见证。
  第一代农民工进城打工,很多是抱着挣了钱回去建设自己的美好农村生活这样一个目的的,打工只是一种挣钱的手段。可是出生在20世纪80、90年代的的农民工则不一样,这是一个物质生活水平相对丰裕,教育水平普遍提高的年代。在他们的名下大多没有分到土地,属于无土的一代。(这跟承包时间原来越长的土地政策有关,目前实行的永久不变的土地承包政策将使得00后出生的儿童更没有土地。)他们中的很多人没有农业的生产技能和经验,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城市的生活早就通过电视等大众传媒展现在他们眼前,并成为他们的生活目标和梦想。对于新生代农民工中的很多人来说,自他们走出家门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像他们的父辈那样再想着回家当农民。就此而言,他们踏上了一条进城打工的“不归路”,不管这个结果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但是他们微薄的收入根本没有可能通向城市的生活,他们在城里居留的时间越长,就越发看不到在城市长久生活的可能性。低工资,高房价,高消费,谈恋爱伤害的不仅是身心,更是金钱。这样的情况下,打工的意义忽然坍塌,打工就成了“漂在当下、活在当下”的一种生活方式,而不能通向任何一个长远的人生目标。
  前进之路依然堵死,后退之门也已经关闭,身陷这种处境的新生代农民工身份认同方面出现了严重的危机,由此带来一系列的心理、情绪、行为的问题。这正是富士康员工九连跳真正走向不归路的深层的社会性和结构性的原因。这也是工厂老板抱怨这一代人不好管、情绪化、动辄闹事辞工、没有人生规划等问题的根源。
  国家的发展和政策造成了新生代的农民工进退两难的尴尬处境,口口声声提着城市化进程却在不断的催高房价,在城里上学又面临户籍制度难以逾越,生病之后的高额医疗费用这一系列的问题摧残了他们的生活信心,他们成了社会动荡的因素,成了城市里不受欢迎的人。这是他们的错吗?
  没有了土地,在当下物欲横流,物价横飞的年代里,他们不去打工,拿什么娶妻生子,拿什么养活家人,如果不是生活所迫他们愿意背井离乡吗?他们出去了,由于户口的限制,国家口口声声为了中低收入人群而建的廉租房跟他们没有一毛钱关系,这可真是可笑。高额的房租使得他们不得不把老弱妇孺留在家里,这样又造成了留守人群的问题,特别是留守儿童的问题。他们缺失父爱,或者父母之爱。由爷爷奶奶照顾,隔两代人之间的沟通,行为方式都存在很大差异;做长辈的嫌孙子不好带,孙子辈的嫌做长辈的什么都不懂。长时间父母之爱的缺失造成了很多留守孩子的心理问题。还有就是夏季到来孩子没人看管的安全问题,哪一年夏季没有因为孩子无人看管而溺水死亡的现象,据报道,南方有一户人家的三个孩子一同溺水身亡,这让这个家庭怎么承受如此大的打击,他们该找谁说理去,他们是整个农村现象的缩影……
  中国80%的人口在农村,但是他们已经不是农民,因为他们没有土地,可是要想使中国持续发展不解决这些根本性的问题是绝无可能的,如果大家都去打工,都去做生意,谁来种地呢,谁来产粮呢,如果有一天大家突然发现没人种地了,而现有的粮食也维持不了很久时,社会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农业是国民经济的根本,国家也越来越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很多的政策开始向农村倾斜,可是很多的政策要么本身就不切合实际,要么被执行者扭曲,收效甚微。
  解决农村的问题不是利民政策一出问题就没有了,人民代表大会一开问题就解决了,要一点一点的做,所谓的新农村不是建了几栋新房子,也不是实施了几项新政策,而是要做出实际的行动。
  其实在哪里生活不是问题的根本,问题的根本是在那里能够生活的更好,以前由于条件的限制而形成的村庄随着社会的发展已经落后了。它们分布散落,交通不便,平原不是山区,居住要受地域的限制。平原村落的形成跟土地的承包有很大的关系,为了耕种方便,地在哪里就在哪里落户,现在不一样了,种地不要那么多的人了,生产的发展需要集约型的土地耕种方式更能适应生产关系的发展;农村的农民在靠路的位置建房无非是为了交通的便利,以前村里的住宅规划拥挤、狭窄,为了排水又挖有很多的沟渠、池塘,这些排水设施既浪费土地,不利于地面的硬化,也不利于车辆通行。以村落为基础的居住方式已经开始阻碍生产的发展。
  要解决,那就重新规划新的村庄好了,根据集约种植的需要把原来的旧村庄拆掉,平整沟渠和池塘,省出来的土地用来耕种,这样可以节省出来大量的土地,既解决了原来居住拥挤,交通不便的问题有真正节约了土地,还能杜绝农村的乱占乱建现象,对于保住国家提出的18亿亩耕地红线意义重大。这才是真正的城镇化进程;在此基础上,国家再给以政策上的扶持和引导农村形成以农业为基础的工业化,解决无地人口的工作问题;进而改善医疗、教育条件……那么,他们为什么还非要进城去当被城里的人们“另眼相看”的农民工呢?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减轻户籍限制带来的负面影响。
  解决问题要知道问题的关键在哪里,农民工的问题关键在农村,虽然做起来困难重重,可一旦农村的问题解决好了,国家就不用本末倒置的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了,很多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本文章为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和我们联系 315@315bk.com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